Marine

未成年

03


和蔡徐坤相处几天下来,黄明昊发现他的话是真的少。上课睡下课也睡,喜欢听人讲话也不挑剔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很可爱。一有空暇就趴在桌子上画画。他的手握笔,黄明昊可以想象,肥皂和原木的味道。


喔,唯一一次主动开口是请黄明昊帮忙买咖啡。


但是咖啡味道太浓,会把清水的气味掩盖。咖啡的颜色太深,和他脸色不相衬。黄明昊最不喜欢咖啡这一点,这么喧宾夺主没礼貌。但如果咖啡卯劲发热,能在他的脸上熏出点水来,那还是很令人满意。


又一个课间,黄明昊揣着一杯热腾腾的拿铁郑重其事跺进教室,他在路上已经想好了这次代购的说辞,因为正巧见到了一只异色瞳孔的白猫,一蓝一金盯着他手上的拿铁,他想这猫也...

2018-11-17 14

未成年

01


黄明昊是认真在听课的,可是蔡徐坤打断了他的思路。他凑过来看他的笔记,衬衫有某种不明清香,说不清楚,但怪好闻的。


“黄明昊,别发呆。”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,粉笔从讲台上向前坠落,向上回溯,应该是道顶顶优美的弧线,快来不及欣赏了,结果正砸中了蔡徐坤的额头。挺惨的,铛的一声,不知道得有多痛。白色的粉末沾上蔡徐坤的额角,明眼人就知道是它们自己硬要贴上去的,几粒碎屑顺着脸颊滚落,看得清楚,从他的小痣旁边爬过,像面粉卷裹小芝麻,黄明昊不是诗人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他瞧见蔡徐坤微微抬起头,一脸茫然和怨愤的样子。


还挺可爱的。


教室里开始泄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声,也许因为对象...

2018-11-16 3 29

青铜

最近他老是做噩梦,梦境像墨汁,晕不开又讲不透的那种。


梦里面黄明昊对他笑。把牙齿微微露出来,抿一下嘴唇,没有皱皱的痕迹的上唇,牙齿黏黏的银色发光,冬天年糕的好味道,氤氲的雾气蒙闷。他的背景色好看,不暖不淡,黑色的卫衣和微微翘起的棕色卷发,小巧一点的鼻尖,这孩子可真讨人喜欢呀。


这可不是噩梦该有的东西。噩梦就是,这种,在梦里重复播放黄明昊杀人的场景,他怎么出手的?看不清。是说,梦里看不清。不知道,用刀或者叉,在大锅里调制汁液,吉普赛人或者神婆,炼金术士或者神仙道者。蓝色的瓷人,活生生的,青铜时代未完成的雕像。


他有好几天没看见黄明昊了。这是不是件好事?他咬紧指关节——把手指勾起...

2018-11-13 1 7

© Marine | Powered by LOFTER